博客首页  |  [子正]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子正  >  飛鴻雪痕
一夜三夢點情迷,跳出情網自歸真

35555

         那中年男子雍容儒雅,穿著考究,從容說到:你若肯應這門婚事,必當名利雙收,飛黃騰達。你肯應否?    我知那小姐家乘億萬,權傾朝野。我若應允,榮華富貴自不待言。然我豈是貪慕名利之輩。

       於是,我輕輕搖頭。

      那男子再緩緩說到:你可再做選擇。你與木棉曾兩情相悅,可願與之婚配?

      此時,隨見木棉長發飄飄,眼神迷離,似怨似愛,似嗔還羞,俏立樹下。

      我一時意亂神迷,將待開言,忽然一道笛音破空而來,如飛瀑流瀉,如雪蓮送香。我內心頃刻清明,抉擇了然於胸。

     我定靜說到:名利者,非我所求。情者,也非我當有。日前,我於定中了然,今世宿命當出塵修道。我當做第三種選擇,修道是也。

      那男子微微點頭,瞬間顯出高髻道服,執拂塵古劍,說道:是也,是也,本次考驗已過,你即刻回去收拾停當,隨師入山。

       我似乎忽然明白因緣,點頭說到,遵命!

       語畢舉步,踩了一空,旋即醒來,原是做了一夢。

       我側身繼續入睡。

       群山巍峨,飛泉飄雪,鳥語花香,松濤送爽。

       我於松下趺坐,心底一片空明。

        寂靜中,木棉呼叫聲由遠及近,持續入耳。
        我凡心微動,舉目四望,但見木棉眯瞪蹣跚,於懸崖上徘徊呼喚。
 我即刻飛身上前,抓住木棉胳膊,叫道:木棉,醒醒,醒醒!
        木棉睜開雙眼,見到是我,嘴角泛起軟軟的笑。
        意念中,我知曉,子語已於山裏找尋我幾個月了。
        這時,在不遠處山上,木棉母親見狀,如孩童般歡笑跳躍。
       我一個踉蹌,睜開眼睛。
       原來又是一夢。
       我雖覺奇怪,但也未及深想,迷糊著再次睡下。
 在一花園石墩上,我和木棉相對而坐。木棉調皮說到:我拋書簡為憑,哥好生接著。
      說罷,將書簡向我拋來。我起身去接,忽然,邊上一陣風過,一男子搶先接住了書簡。
      那男子哈哈大笑道:這回你得嫁於我了,以前諸般推脫,這回當無話說。
      我和木棉定睛一看,那男子乃當地大軍閥之子,此前仗勢求婚不得,今日竟然搶去書簡,這可如何是好!
      木棉急道:就算這樣,我也未說幾時嫁人,你要等得起,那就等幾百年吧!
       那公子聽木棉如此說,一時沒囘過神來。木棉和我乘機溜走了。
 場景一轉。
      在一茶室內,我正品茗賞景。木棉從外邊進來,嬌語道:我想清歌一曲,哥肯聽否?
      我欣然點頭。
     木棉隨即婉轉歌喉,一時流雲不動,百鳥忘飛,花雨繽紛。
     忽然,隔壁沖出一人,高叫道:找你多時,原來你在這裏。快跟我回去完婚。
       我和木棉一看,原來是那公子。
 木棉玉容失色,拔腿就跑。
       公子命手下士兵追趕。
      我也隨後追去,見兩士兵舉槍欲放,我飛速抓起兩人,一下扔進河裏。
       此時,見木棉已飛快遊到對面,轉眼不見了蹤跡。
       我長長松了口氣,一個轉身,掉下床來。
       原來又是一夢。
       我再也不能入眠,起身坐著,仔細回味這夢境。
      一夜連作三夢,且如連續劇般演繹,真真匪夷所思。這夢在啟示我什麼呢?
      聯係前些時日的顛倒情迷,身心疲憊,豁然閒明白了其中的機緣因果。
      久遠的過去,我曾發下大願,隨創世主下世修煉,以拯救蒼生。在塵世輪回中,我曾進入修煉,但因情緣執著導致半途而廢。此生我有幸得與高德大法,然,累世轉生中的情感糾葛,成爲盤根錯節的羈絆。師尊見我困頓迷茫,於是開啓我的記憶,讓我明瞭今世糾葛源于前世執著,點化我必須放下情緣。
       明白了這些,再回頭看看這三個夢,綫條就很清楚了。
      第一夢,説明我曾經堅定的選擇放棄名利,但於木棉,我畢竟猶豫過,這埋下了以後迷失的種子。
      第二夢,在山中修煉時,聽到木棉的呼喊,我竟然把持不住自己,説明我雖然在靜坐,但内心並沒有放下木棉。
      第三個夢,我已然沉湎于男歡女愛,根本不想修煉了。
      這三夢明示,情對於修煉而言,是多麽的可怕,一旦稍有放鬆,就會在不知不覺中逐步下滑,直至滑向常人。而我今世於情中的掙扎,正印證了一句真言:“情是越掙越緊的網”!
      確然,於情中無論怎麽掙扎,都是在網中掙扎,當然是越掙越緊。只有跳出情網,才不會被情網糾纏,才能夠返本歸真。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