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子正]首页 

子正
博客分类  >  其它
子正  >  談古說今
休假式的治疗--诡异的中共党文化的黑色幽默

35779

201228重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消息:王立军副市长因长期超负荷工作,精神高度紧张,身体严重不适,经同意,现正在接受休假式的治疗。

不到50个字的消息一经发出,立即惹火网络,成千上万网民争相看稀奇热闹,更有一众好事者踊跃出声,或惊叹感叹,或向王立军深情呼唤……

可以预料,“接受休假式的治疗”这一中共黑话,必定会象“俯卧撑”、“躲猫猫”之类中共雷语一样火爆民间。有人说,“中国文字果然是曲迳幽幽博大精深但却玄机暗藏步步惊心”!要我说,中国文字确实博大精深含义深刻,但如“接受休假式的治疗”这样的文字,却不是正统的中国文字,而是地道的中共黑话,只不过是盗用了中国文字的外壳而已。真正的中国文字是神传文字,承载的是天意人心的正面信息,而中共这类黑话,承载的却是诡异扭曲虚假怪诞的党文化。

也许我孤陋寡闻,“接受休假式治疗”于我是首次听到,但是,从听到这一句话起,我在忍笑之余,已然看到了文字背后党文化的鬼影。治疗就是治疗,“休假式的治疗”已经闻所未闻了,还要在前边加上“接受”的定语,这就更显得诡异了。

既然有“休假式的治疗”,那么,当然就有“非休假式的治疗”,这至少暗示,王立军已经被停职了,不然,也就不会有“休假式的+治疗”这样雷人的语言组合了。而在前边还要加上“接受”,那就说明,这样的治疗不是王立军本人自愿的,而是外力强加的,王立军只是接受而已。进而言之,王立军未必有病,不然也就不会有“接受”这样的动作了。

也许有人会说,兴许王立军太敬业了,舍不得化时间去治疗,于是,党的政治局委员薄熙来不忍王立军搞垮了身体,不得已力劝王立军休息,力劝无效,只好安排警察力请王立军离开工作岗位,接受党的无微不至的贴身服务的休假式的治疗。

为了好好玩味重庆市政府发布的消息,不妨对其发布的这个消息逐句做一欣赏:

第一句说:“王立军副市长因长期超负荷工作表明这是其接受休假式治疗的原因之一。

从王立军一贯表现来看,他确实是超负荷工作的,为了薄熙来的黑打敛财,也为了薄熙来的唱红疯癫,更为了配合薄熙来迫害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王立军可真是夙夜奋战,苦身焦思。不过,这些超负荷工作似乎并不会让王立军病倒,精制的药补、食补会象清风一样拂去王立军的疲劳,捞钱和整人的亢奋也会让王立军满面红光。

只是,这一次的超负荷与往昔完全不同:王立军是为着求生在拼命的超负荷工作。

第二句说:“精神高度紧张”。当然,王立军在薄熙来手下有点伴君如伴虎的味道,紧张点是在所难免的。但这样的紧张源于对潜在危险的忐忑,很容易被主子信任的迷人的眼光抵消掉。可这次,王立军确实是零距离感到了危险。因为这危险不仅来自薄熙来的对手,更来自于薄熙来本人。薄熙来要烹狗自保,这对王立军来说可真是大祸临头,这个时候,王立军可是真的“精神高度紧张”了。

第三句说:“身体严重不适”。古语说的好,这人的身体,是三分病七分精神。王立军到了身体不适并且是严重不适的地步,可想而知他受到的精神刺激有多大。王立军被称作活阎王,然而,比起薄熙来,他只是个小鬼。政治对手要收拾王立军,薄熙来如果力挺,王立军照样会亢奋的超负荷工作且保持红光满面。以前薄熙来力挺过王立军多次,但这次,项庄的利剑已逼近了薄熙来,让薄熙来惊慌到要率先烹煮王立军来自保,死亡的恐怖一下就让王立军“身体严重不适”起来。

第四句:“经同意”。这句没有主语,似乎是说经王立军同意,稍微琢磨一下就觉得不是。身体是王立军的,要是王立军愿意治疗,谈不上经同意。那么,这个经同意其实是经薄熙来同意,王立军是被同意。反正现在王立军被贴身的治疗着,被同意这样的活儿他以前没少对别人干过,被主子同意一会也是因果的一个报偿。

第五句话:“现正在接受休假式的治疗

“现正在接受”,说明是现在式,那就说王立军正享受着党的热烈的阳光的照耀。“休假式的治疗”,这样的搭配,真是登峰造极的党文化的黑色幽默,笑过之后,忽然有点可怜起王立军来。想想这王立军多年来苦身焦思的跟着主子狂吠乱咬,临了却被主子架火待烹,独处的时候不知道作何感想。

古语说的好,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王立军犯下了迫害正信和残害民众的大恶事,必然会受到天理的严厉惩罚。上天以中共内斗相残的方式让王立军遭受报应,其实是为了警示那些虽然做了坏事但尚可挽救的人士,赶快悬崖勒马,脱离中共,弥补过时,为自己、为家人谋一个平安。

相对于王立军,薄熙来造下的罪孽更为严重,那么,以后遭到的报应一定更为惨烈。现在是薄熙来着急忙慌的让王立军接受休假式的治疗,下一步等待薄熙来的,会是什么样的治疗呢?我们且拭目以待。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