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子正]首页 

子正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子正  >  談古說今
胡涂到死的唐中宗之四:房陵誓约终兑现,韦后公主乱朝纲

36465

四、房陵誓约终兑现,韦后公主乱朝

    前此说及李显对韦氏说誓曰,日后如有腾达,当任韦后恣意所为,绝不禁预。这就埋下日后祸根。中宗即位后,韦氏再度为皇后,果真变本加厉索求威福,并恣意干预朝政,效仿则天太后在高宗之世所为

    中宗每临朝,韦后必施帷幔坐殿上,预闻政事。

桓彦范劝谏到:臣窃观自古帝王,未有与妇人共政而不破国亡身者也。且以阴乘阳,违天也;以妇陵夫,违人也。伏愿陛下览古今之戒,以社稷苍生为念,令皇后专居中宫,治阴教,勿出外朝干国政。中宗不听。

    中宗还追封韦后父亲韦玄贞为上洛郡王,韦后母崔氏赠上洛郡王妃。此等加封,一如则天故事,外戚祸国遂继续上演。

    胡僧慧范以妖妄游权贵之门,与张易之兄弟善,韦后亦重之。及易之诛,韦后复称慧范曾经参与诛杀二张的谋划于社稷有功,赐官银青光禄大夫,赐爵上庸县公,出入宫掖。中宗多次微行幸其住处。彦范复上表,指慧范执旁门左道以祸乱朝政,请诛之。中宗皆不听。

    上官婉儿侍奉武后多年,参决表奏,为武后所信用,还与武三思私通,为武氏一党。中宗即位,又委任其专掌制命,还收为婕妤。韦后恩仇不分,又与上官婉儿交好。上官婉儿乘间引见武三思于韦后,武三思刻意逢迎魇魅,勾得韦后神魂颠倒,随与其私通。中宗昏聩不知,还十分信用武三思,经常微服私访其府邸。中宗还将武三思引入宫中,升御床,让武三思与韦后玩双陆棋戏,自己在一边点数筹码,浪声笑语声闻于外。后人因此戏称中宗为点筹郎。

    中宗信用武氏,武氏势力随即有如野草般疯长起来,忠臣又将面临一番劫难,此是后话暂且不表。

    安乐公主恃宠骄恣,卖官鬻狱,势倾朝野。或自为制敕,掩其文,要中宗签发。中宗笑而从之,竟不看写的是什么自请为皇太女,中宗虽不从,亦不谴责。

    安乐、长宁公主及皇后妹成国夫人、上官婕妤等,皆依势用事,请谒受赇,就算是屠沽臧获之辈,只要用钱三十万,就别降墨敕除官,斜封付中书,时人谓之“斜封官”;钱三万则度为僧尼。其员外、同正、试、摄、检校、判、知官凡数千人。西京、东都各置两吏部侍郎,为四铨,每年选拔官员数万人。

    当时斜封官皆不由两省而授,两省莫敢执奏,即宣示所司。一时怨谤纷然,朝隐一无所顾。

    长宁、安乐诸公主多纵僮奴掠百姓子女为奴婢,侍御史袁从之搜捕恶奴系狱,依法治罪。公主诉于中宗,中宗手令释之。

    上官婕妤及后宫大多都在宫外建立豪宅,出入宫廷没有节度。朝士往往从之游处,以求进达。安乐公主尤骄横,宰相以下多出其门。与长乐公主竞起第舍,以侈丽互相攀比其宅第与皇宫仿佛,而精巧甚至超过皇宫。安乐公主请中宗将昆明池赏赐给自己,中宗以此池为百姓捕鱼水产的依靠,没有同意其请求。公主很是不悦,转而剥夺民田建造定昆池,延袤数里,累石象华山,引水象天津,欲以胜昆明,故名定昆。

    安乐有一条编织的裙子,钱一亿,上边的花卉鸟兽皆如粟粒般大小,正视旁视,日中影中,各为一色。

    安乐公主贪求无度,广求丰腴之地为其封地,对富有和家丁兴旺的人家极尽刻剥,封地内奉户所遭受的苦楚超过被征役者;滑州地界出产绫缣,被盘剥尤甚,众人不堪其苦,纷纷流亡。

    中宗招武三思子武崇训为驸马。如此以来,中宗与武家更加夹缠不清。皇后与三思私通,最宠爱的女儿又嫁给武三思的儿子,这一笔糊涂帐真不知道如何算得。若仅仅是昏乱也就罢了,要命的是,武家可不是等闲之辈,一旦有了这等关系,那可是要翻然翱翔,毁灭社稷的。

    在中宗昏乱、韦后、安乐和武家弄权乱政,奸臣宗楚客之流祸乱朝堂之,仍然有忠贞雄烈之士挺身而出。

    定州人郎岌不顾安危上言道:“韦后、宗楚客将为逆乱。”中宗不但不听,还听韦后教唆,竟然杖杀之。后来,许州司兵参军燕钦融复上言:“皇后淫乱,干预国政,宗族强盛;安乐公主、武延秀、宗楚客图危宗社。”

    中宗召钦融当面诘问。钦融顿首抗言,神色不挠;中宗无话可说。韦后、宗楚客等伪称中宗制令,遣飞骑扑之,投于殿庭石上,折颈而死。楚客在一旁雀跃,大声呼叫:痛快痛快! 中宗至此方才有所醒悟,虽然没有追究韦后等,但已露出怏怏不悦的神态。由是韦后及其党开始忧惧起来

    中宗治国,没有一点自己的主张,一切以韦后、安乐、太平、武三思等的意思办理,导致奸臣盈朝,国事、家事昏乱,民不聊生。等到稍微有所表示,竟而立即招来杀身之祸。

    唉,时也,命也,运也!不堪其命而处帝位,即充帝位而不谋帝政,亡国也在其理。权利,真是个双刃剑啊!若不能驾驭,还是远离保身为好。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