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子正]首页 

子正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子正  >  談古說今
胡涂到死的唐中宗之七:忍无可忍太子怒,勇士奋起除武恶

36468

七、忍无可忍太子怒勇士奋起除

    公元七零六年秋,七月,中宗立卫王重俊为皇太子。太子性明果,而官属率贵游子弟。重俊因庶出,一直都受韦后挤压,郁闷经年,后又被武三思等挤压,更是忧愤难当。自立为皇储,即有翻然之心,于是,潜接左羽林大将军李多祚等,伺机出击。

景龙元年(公元七零七年),韦后以太子重俊非己所生,非常厌恶他。武三思尤忌太子,生怕重俊即位后自己难保,日夜谋划。上官婕妤因为武三思的缘故,每下制敕,必推尊武氏而抑制太子。安乐公主与驸马左卫将军武崇训常陵侮太子,有时候把太子叫做奴才。崇训又教公主言于中宗,请废太子,立己为皇太女。

所有这些挤压侮辱,以及对储位和生命难保的恐惧,都郁积于心,令太子日夜倍受煎熬。

    秋,七月,太子实在按捺不住,决定铤而走险。于是,与羽林大将军李多祚、将军李思冲、李承况、独孤祎之、沙吒忠义等,矫制发羽林骑兵三百馀人,杀武三思、武崇训于其第,并亲党十馀人。 太子又使左金吾大将军成王千里及其子天水王禧分兵守宫城诸门,自己与李多祚引兵自肃章门斩关而入,叩阁索上官婕妤。上官婕妤恐惧,为自保,乃蛊惑中宗和韦后,说道:“我看太子的心意,明着是索捕婉儿,随后就会轮到皇后,再后就是皇上和大家了。”众人果真都被蛊惑了。

    于是,中宗乃与韦后、安乐公主、上官婕妤登玄武门楼以避兵锋,使左羽林大将军刘景仁帅飞骑百馀人屯于楼下以自卫。杨再思、苏瑰、李峤与兵部尚书宗楚客、左卫将军纪处讷拥兵二千馀人屯太极殿前,闭门自守。

李多祚先至玄武楼下,欲升楼,宿卫拒之。多祚与太子狐疑,按兵不战,寄望中宗责问,乘便将清君侧实情告知中宗,以取得中宗理解。但,这样的机会一直没有找到。

宫闱令杨思勖在中宗身边,请中宗下令攻击李多祚。多祚婿羽林中郎将野呼利为太子前锋总管,与杨思勖接战,被杨所斩,多祚军士气猛降。

    中宗据槛俯谓多祚所将千骑:“汝辈皆朕宿卫之士,何为从多祚反?苟能斩反者,勿患不富贵。”众军本被裹挟,见中宗发言,于是倒戈,斩多祚、承况、祎之、忠义,馀众皆溃。成王千里、天水王禧攻右延明门,将杀宗楚客、纪处讷,不克而死。太子以百骑走终南山,至鄠西,跟随者不过数人,憩于林下,终为左右所杀。

按理说,发生这样的巨变,明白人会反思自己,但中宗果真是糊涂,不但不反思,还继续糊涂,竟然将自己亲身儿子的头用来祭武三思、武崇训,然后枭之朝堂。

太子兵所经诸门守者皆都收牵连流放。韦氏之党奏请悉诛之,中宗更命法司推断。大理卿郑惟忠曰:“大狱始决,人心未安,若复有改推,则反仄者众矣。”中宗这才止步

    唉,这权位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却要人以性命来相搏。人对权势的贪欲,实在是得不偿失。想那太子,本英武果敢,但毕竟城府未深,又不能忍耐,加之身边缺少真正的谋士,在内外挤压下贸然铤而走险,失败是必然的。但,太子这鲁莽一击,却除去了元凶武三思等,于李唐江山也是大功一件,于被害的忠臣而言,也帮他们报了仇。后来,李隆基登基,太子一干人悉数被昭雪,这也印证了苍天有眼的明训。

    武三思弄权朝堂,祸害忠臣,以为这李唐江山是自己的后花园了,本来很瞧不起太子,但却被太子所灭。这也印证了一个道理,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武三思被灭也说明,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不灭的真理。

    武三思遭恶报,那是罪有应得,但,武三思所以能祸害朝野,都是中宗昏聩所赐。那中宗因为昏聩,自己被武三思了绿帽子,还连带将自己的儿子葬送掉,反过来还要用自己儿子的头祭奠武三思,这等昏乱龌龊,连我这个看客都感到悲哀羞耻,罢了罢了,不忍再说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