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子正]首页 

子正
博客分类  >  畅游世界
子正  >  談古說今
胡涂到死的唐中宗之八:中宗纵恶斯文扫,惹恐奸佞终害身

36469

八、中宗纵恶斯文扫,惹恐奸佞终害身

韦后欲藉太子之事大行株连,又乘机请托索取,中宗虽不全从,但也尽力满足。于是,韦后更加恣意妄行。

兵部尚书宗楚客、兼太府卿纪处讷依附韦后,祸乱朝野,串逐忠臣,卖官鬻爵,致使官员充盈朝堂,冗员罗列环伺,朝纲损废,库府空虚。

    中宗不思治国,任凭韦后、安乐公主所为,只喜低俗娱乐游戏。常与近臣观宫女拔河。又命宫女为市肆,公卿为商旅,与之交易,因为忿争,言辞亵慢,中宗则后临观乐。

    中宗多次与近臣学士宴集,令各效伎艺以为乐。工部尚书张锡舞《谈容娘》,将作大匠宗晋卿舞《浑脱》,左卫将军张洽舞《黄麞》,左金吾将军杜元谈诵《婆罗门咒》,中书舍人卢藏用效道士上章。

    中宗又尝宴侍臣,使各为《回波辞》。众皆为谄语,或自求荣禄。

    中宗御梨园毯场,命文武三品以上抛毯及分朋拔河。韦巨源、唐休璟衰老,摔到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中宗及皇后、妃、公主临观,大笑取乐。

中宗在游芳林园时,命公卿马上摘樱桃以为娱乐。

中宗宴近臣,国子祭酒祝钦明自请作《八风舞》,摇头转目,丑态百出。中宗大笑放浪,从此,儒生斯文扫地。

    定州人郎岌上言:“韦后、宗楚客将为逆乱。”韦后惊恐,巧言迷惑中宗,将其杖杀。许州司兵参军燕钦融复上言:“皇后淫乱,干预国政,宗族强盛;安乐公主、武延秀、宗楚客图危宗社。”

    中宗召钦融当面责问,钦融顿首抗言,神色不挠;中宗默然。宗楚客矫制令飞骑扑杀之,投于殿庭石上,折颈而死,楚客大呼称快。中宗虽不穷问,意颇怏怏不悦;由是韦后及其党始忧惧。

    散骑常侍马秦客、光禄少卿杨均因与韦后淫乱,害怕被诛,韦后、宗楚客害怕中宗发威危及身家,于是密谋害中宗。安乐公主因宠而骄,急于想当皇太女,只有韦后当上皇帝,才可能实现梦想,于是,一干人乃相与合谋,于饼餤中进毒,由安乐公主捧给中宗,中宗浑然不疑,食饼数枚,随后一命呜呼。

唉,亲小人,远贤臣,纵恶行,不预危,忘责任,去本分,是非不分,善恶不明,祸福不测,此中宗毁灭之道也。俗语有云: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中宗败亡,实在是咎由自取。上天给予了他那么好的机会,他却屡次不珍惜,终于被亲佞所害,实在令人嘘唏。看来,报应是真实存在的,多行不义必自毙,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人无论在任何位置上,当体悟天意人心,尽自己所处位置的本分,尤其是身处高位者,更应该珍惜机会,用所掌握的权利和便利,多做好事,才算对得起自己。

由此想及孔子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箴言,真是明悟通达呀。为君者,就应有君的风范,保国家、正朝纲,当是其使命;为臣者,就应有臣的忠诚,佐君王,护黎民,当是其天职;为父者,教子女、护家园,当是其责任;为子者,孝双亲,笃志行,当是其本分。如此,君臣同心,家庭和谐,则天下大治,万民有福。

而中宗,韦后,安乐,三思,楚客之流,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逆天叛道,危害朝野,天怒人怨,若不受恶报,那才是天理不容。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