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子正]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子正  >  佳文同賞
詩韻問答

37462

詩韻問答
伐木丁丁

近来在网上读到不少关于诗词格律的讨论,很感兴趣,特将平时学习诗词过程中与诗友的有关讨论转录于此,加上一些从网上读到的讨论,整理成文,与爱好诗词的网友分享。文中的一些内容从网上转贴,恕不一一注明出处。作为一名诗词爱好者,在下诚挚邀请网友参与讨论,补充您认为与此有关的内容。谢谢。

问:写传统诗词应该遵循什么韵书?
答:写传统诗词应该 遵循《平水韵》。

问:平水韵是什么韵,为什么写传统诗词要遵循平水韵?
答:平水韵是一总结性的韵书。它繼承和总结了历代诗歌的用韻习惯和规例而把常用的韵文用字汇编成106韵部。平水韵之所以合理,是因为它既总结和兼容了隋唐以来的诗词用韵原则和习惯,又为后世确定了诗词用韵标准。从诗韵发展方面看,现在能见到或考知并有较大影响的韻書始于隋陆法言《切韵》,後經唐代孙愐修訂而成《唐韻》。《唐韻》就是唐代的官韻,是人們平時作詩和應試作詩的韻律依據。宋朝宋真宗年代又在《唐韻》基礎上修訂出《廣韻》,其後人們又修訂為《禮部韻略》和《集韻》。平水韻在金哀宗年間修訂。平水韻出現之後,中國詩韻近一千年來再無改變。所以可以说,平水韵是传统诗韵的最新版。從《切韻》、《唐韻》到《廣韻》、《集韻》,再到《平水韻》,經歷一個不斷完善的過程。有一共同點是,這些韻書也是歷代的官韻,一脈相承,至今歷經近1300年,起到承上啟下的作用。可以说,時至今日,你若不學平水韻就不能真正讀懂古詩和近體詩。你不依平水韻寫詩就寫不出传统意义上的格律詩,也寫不出古詩。

问:平水韵除了为我们提供韵押韵的依据外,还起什么作用?
答:平水韵给我们提供两点基本信息:第一,它把同韵的常用字划分成韵部,同韵部的字可在诗歌中押韵。第二,它还标明了一个字的四声属性,即古汉语平上去入四声声调。平水韵把所有韵字先划归各自所属韵部, 进一步又把这些韵部划归平、上、去、入四个声部,据此我们可判断一个字是平声字还是仄声字。这就为诗的声律规定(平仄黏对规定)提供了依据。这在写近体诗 (或称格律诗)时是必不可少的依据。

问:很多古诗,比如说《唐诗三百首》上列出的古风(古诗)的押韵就没有依照平水韵的规定的韵部押韵,对此如何解释?
答:自唐代以来,传统诗歌可粗略分为两大类,一是古体诗,另一是近体诗。古体诗包括了古风、乐府、歌行等诗体,而近体诗就是自唐代形成的律诗和绝诗的统称,是对古体诗相对而言。近体诗在句数、字数、平仄、用韵、对偶等方面都有严格规定。按照传统,绝句和律诗必须依照韵书的押韵规定,但古体诗用韵比律诗要宽,允许邻韵通押,即属于相邻的韵部的韵字可以通用。这是古体诗与近体诗在押韵规定方面的主要不同。但尽管有此不同,我们还是可以根据平水韵的韵部去判断,即只有在平水韵的韵部划分上视为邻韵用字的才可通押,如一东与二冬,八庚与九青、十蒸,三江与七阳,等等,否则视为出韵。

问:古体诗与近体诗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答:古体诗与近体诗的主要区别在于,1)古体诗每篇句数不拘,近体诗每篇的句数有规定, 如绝句四句,律诗八句。2)句式方面,古体诗有四言、五言、六言、七言、杂言诸体, 但近体诗只有五言和七言。3)古体诗不要求对仗,但近体诗中的律诗必须有对仗。4)古体诗没有平仄格式要求,但近体诗有明确的平仄格式要求。5)古体诗用韵较自由,允许邻韵通押,可用平韵,也可用仄韵,也允许中途换韵。而近体诗规定只有属同一韵部的字才能押韵,只能押平韵,而且必须一韵到底,不得中途换韵。

问:为什么在同一首古体诗中可用多个不同的韵?
答:如上所述,这是因为古体诗允许中途换韵,特别是有些较长的古诗,有时要用到不只一个韵部的韵字,这时就需要换韵。另外,有些诗人在写古体诗时有意使作品与格律诗有区别而使用换韵,这些都是常见的现象。

问:若我写古体诗而不写近体诗(格律诗),是否就无需依循平水韵?
答:不对。写古风或古诗也要依循平水韵。理由如上所述,古诗的用韵可以宽松一点,因为其中允许采用邻韵通押和换韵。即使如此,你也要以韵书为依据才知道韵部的划分,哪些字属同一韵部,或哪些是,那些不是相邻韵部。不依韵书就意味着无规可循,其押韵必然会偏离要求。正谓无规矩不成方圆。

问:有人说,“现代拼音第一声属上平,第二声属下平,第三声属上声,第四声属去声”这种说法对吗?
答:这种说法不对。古汉语与现代拼音有很多不同,因此不应以现代拼音去确定一汉字的平仄声调。要确定一个字的平仄声调,最可靠的途径是查阅平水韵。

问:填词是否也要依循平水韵规定的韵部?
答:填词不需要依循平水韵规定的韵部,这是因为词韵较诗韵宽。填词应该依循的是《词林正韵》或《词韵简编》所归纳的韵部。话说回来,我们填词时依照平水韵也没错,只不过是用韵范围变窄了,不够灵活。我们无需自我设限。

问:《词林正韵》或《词韵简编》与平水韵有什么联系?
答:《词林正韵》或《词韵简编》的韵部划分与平水韵有密切关系。先看《词林正韵》,它是清人戈载编纂的一部词韵书,该书把词韵分为平、上、去三声十四部,入声为五部,一共是十九个韵部。《词林正韵》的分部,实际上是依据前人作饲用韵的情况总结归纳而来,其韵目用《集韵》标目。如上所述,平水韵是《集韵》的延继,因此可以说《词林正韵》实际上与平水韵一脉相承。《词韵简编》可以说是《词林正韵》的现代简本,全书改用简体汉字,其韵目改用平水韵标目,以便于检韵。至于分部,一如《词林正韵》原书。我们可以看到,《词韵简编》的韵目如一东二冬,三江七阳等全部都是平水韵原来的韵目,只是把平水韵的韵部重新划分组合而成。

问:填词时,是否在《词林正韵》或《词韵简编》中属于同一韵部的韵字都可通用?
答:不是。一般情况下,在同一韵部中,只有同属平声的韵字可通用,或同属仄声的韵字可通用。大多数的词谱都明确标明该词是平韵格或仄韵格,平韵格的词不能用仄声字入韵,反之亦然。也就是说,平声字和仄声字不能混用,除非词谱上明确说明是该词属“平仄韵通叶格”,如《西江月》、《醉翁操》、《渡江云》、《曲玉管》、《哨遍》,和《戚氏》等, 但属于这类平仄韵通叶格的词牌不多。

问:既然《词韵简编》根据的是平水韵,那么我们写诗时可不可以《词韵简编》为依据?
答:不可以。历来的正确做法是,写诗用诗韵,填词用词韵,诗韵和词韵不可相互混淆。因为诗韵比词韵要严格,写诗只能依循诗韵即平水韵。若依词韵写诗就会通篇出韵混韵,连起码的用韵要求都达不到,不能成诗。

问:现代汉语发音已经没有入声,写诗填词时如何把握入声字?
答:最可行的办法是查阅韵书。平水韵和《词韵简编》都明确地把常用入声字编进所属的入声部。比如说,按现代普通话发音,“酌” 字读第二声,属平声,但依据平水韵,“酌”是入声,属入声 “十药”部,因此“酌”是一仄声字。再如,“合”按普通话发音读第二声,属平声,但按平水韵“合”也是入声,属入声 “十五合”部。同理,“屋”字尽管按现代普通话读平声,但依据平水韵,“屋”是入声,属入声 “一屋”部。再如“石”字,按普通话发音读第二声,但依平水韵是入声,属入声“十一陌”部,如此等等。一开头我们可能不太习惯,但用多了就会熟练。在网上有多种关于如何把握入声字的经验之谈或窍门,也可借鉴。

问:现代汉语发音已经没有入声,为什么我们写诗填词时还要注意把握和使用入声字?
答:第一,这牵涉到坚持和维护传统的问题。入声是古汉语四声的组成部分,若无视或抛弃入声就等于若无视传统或有意抛弃汉语的声韵传统,这样我们就没有权利去宣称自己继承中华文化传统。第二,知识问题。若不把握入声字,就读不懂传统诗词,甚至错读错评李杜苏辛等大家的作品。
例如韦应物的五言古诗《夕次盱眙县》:
落帆逗淮镇,停舫临孤驿。
浩浩风起波,冥冥日沈夕。
人归山郭暗,雁下芦洲白。
独夜忆秦关,听钟未眠客。

若不懂入声字而只凭现代汉语普通话发音去判断,你会认为这首诗通篇不押韵。但事实是,参阅平水韵就可知道,上诗用的是入声韵,韵脚所用的四个韵字同属入声十一陌韵部,全诗押韵十分工整。第三,写作问题。不懂入声就写不好传统诗词。比如说填词时有一个合不合律的问题,你若不顾入声字,很可能会在词谱上规定为平声的地方错填进入声字,如上面提及的“酌”、“读”、“屋”、“石”等字。更有甚者,传统上宜以入声入韵的词谱如《满江红》、《念奴娇》、《忆秦娥》、《声声慢》等也就难以保存了。所以,我们应把握入声字。

问:眼下有各种各样的新诗韵,如《诗韵新编》、《中华新韵》,《江南新韵》,《中原新韵》,《中华新韵府》等等,是否可以作为写传统诗词的依据?
答:你可以用新诗韵去写诗,但写出来的诗与历代诗词传统不兼容,因为各种新诗韵与平水韵的韵部划分完全不一样。目前一般大家都接受的的做法是,第一,在用新诗韵写诗时要有所注明,以免混淆或误导读者。第二,不要把用新诗韵写的诗称为古诗古风等。

问:有人提出,平水韵是根据古汉语发音和历代诗歌用韵作出的总结和规定,到今天已不适用了,因此我们应该编写新诗韵去取代平水韵。这种说法对吗?
答:不对。汉语诗韵经历了两千多年的发展,包涵了极丰富的内涵,不应以现代普通话的发音为标准去改变。语言本身总是在变化发展,從古漢語到現代漢語,其中經歷了很大的變化,比如說,古漢語分平上去入四聲,但現代普通話已經失去入聲。而且,歷史上由於北方語系的影響,特別是經過元朝和清朝的影響,現代漢語已經與古漢語有很大的區別。但不管漢語的讀音如何變化或發展,由於有了歷代相沿的官方規定韻書,漢語的詩歌傳統得到了保護和發揚。這也是歷代韻書的功勞。平水韻其實只是歷代韻書的近版和後世通用版而已。從這點我們可以看到,詩韻必須依循傳統,否则就是抛弃和割裂传统。試想若是當時宋朝的人由於發音不同於唐朝就由一群人坐下來,根據宋朝的官話發音編定一套“詩韻新編”,到了元朝又根據北方語系(胡語)編定一套“詩韻新編”,到了清朝又修訂一部適合滿族官話的“詩韻新編”,情形將會如何?汉语诗歌传统还存在吗?所幸那等事并未有发生。汉語诗歌传统,包括体裁,声律,韵律,对偶等规定经历了两千多年的发展,包涵了极丰富的内涵,并不像一些人所一厢情愿地以为的那样可以随意改动。若能改,早就由章太炎,王国维,趙元任等大师改了。做学问有一条基本原则是,你的探索和发现必须有所沿革,必须成为整个知识体系的一部分。寫古體和近體詩也一樣,我們也希望我們寫出來的詩詞成為整個詩歌知識整體的一部分,與詩歌整體兼容。我们后学之人学诗学词,应该遵循传统诗韵,而不是去用不着边的新诗韵。

问:我们不知道古汉语发音,也未有深入研究古韵,又如何能依从传统诗韵写诗?
答:我們寫詩並不需要深入研究古韻,也無需知道古漢語雅音的發音。事情非常簡單,要寫古詩或近體詩,依從韻書就是,無需深究。如上所述, 使用平水韻就可繼承傳統詩韻。

问:新詩韻更符合现代普通话的发音习惯,那么新詩韻是否顺应了诗歌语言的发展?
答: 不对。一種理論、模式或標準之所以能稱之為新,它必須具備兩個要素,即既能包容已存在的舊理論和模式,又含有舊模式所缺的新內容,亦即同時具備兼容與發展的特性。以此標準來看眼下的各種新詩韻,都只是以現代普通話的韻母為依據去編排韻部,由一班人坐下來閉門造車式地歸納韻字,罔顾历代诗词的用韵实践。這種韻部編排法與傳統詩韻完全不兼容,因此不能說是對傳統詩韻的發展,只能是一種另起爐灶式的,割裂传统的做法。 依这种途径所炮制的新诗韵不会广泛持久流传。

問:依照現代韻母讀音編排韻部不是更容易把握押韻嗎?
答:不是,因为韵部编排并不僅僅与押韻有关, 它还规定牽涉到平仄問題 (声律问题)。在韻書裡面,如上所述,韻部劃分给了我們两点基本信息:第一,它标明了一个字的四声属性;第二,它把同韵的常用字划分成韵部,据此同韵部的字可在韵文中押韵。因此,那些只是基於現代普通話發音為基礎去編排韻母的新韻書無論在押韻和平仄兩方面都與傳統詩韻不兼容。按新詩韻寫出來的詩與按平水韻寫出來的詩完全相互不一样,無從与传统诗词作比較或交流,不能成为汉语诗歌传统的一部分。

问:既然按新诗韵写出的诗与中华传统诗词文化不兼容,是否我们就不应使用新诗韵写诗?
答:那倒不一定如此。新诗韵当然可以用于写诗,只是写出来的诗不是传统诗词罢了。既然如此,只要大家不把用新诗韵写出来的诗称之为“绝句”、“律诗”,“古风”等就可。另一方面,新诗韵的提倡者们也不用过于热心地企图用新诗韵取代平水韵就行。人各有志,喜好各异,不必强求一致。这方面的区分在音乐界做得比较好,比如有古典音乐、交响乐、民族乐、现代音乐、摇滚乐,等等,区分得很清楚。传统的古典音乐并没有强求现代音乐去遵从传统,而摇滚乐也没有硬著头皮去说自己是古典音乐或宣称自己比古典音乐更适合社会发展,更不至于妄言要用摇滚乐去取代古典乐。

问:既然诗词传统有那么多声律韵律规定,是否其它以韵文形式写成的作品也需要依循那些格律规定?
答:不是。诗词只是韵文的一类,其规定不能随意泛化至其它形式或体裁的韵文。即使是在诗词本身范围内,严格的声律韵律规定也只适用于近体诗(也称格律诗),即只适用于绝句和律诗这两类体裁。其它各类题材一般不受那么多的限制。比如说,古风(古诗)和歌行就没有句数、字数、平仄、或对偶方面的限制 (但押韵还需符合规定)。具体到词方面,每首词只受所属的词谱限制。至于其它各种形式的韵文,如经文、偈语、警句、拳谱,歌诀,歌词、等等,就更不用受诗歌的声律韵律限制。简单说来就是,严格的诗歌格律规定只适用于近体诗,不适用于其它韵文。

问:其它各类体裁的韵文,其押韵特点与格律诗的押韵有什么不同?
答:主要的不同可归纳为以下几点:1)依从韵书,但可邻韵通押,也可中途换韵。2)类似词韵,押韵较宽泛,属同一韵部的韵字有时可通押甚至平仄通叶,也可中途换韵。3)完全不按韵书规定,只要韵母相同的字就可用于押韵,也可中途换韵。比如现代诗中的押韵,或各类歌词中的押韵就属此类情况。4)官方语言和方言发音混合使用,韵母相同就可押韵。这种情况见于各种地方民歌民谣,或方言韵文中,如粤语民歌和粤语时代曲的歌词,客家山歌,等等。知道这些不同,反过来又可使我们加深理解格律诗押韵的特殊要求。

问:有人用近体诗的平仄规定或押韵规定去评价其它形式或体裁的韵文作品,这样合适吗?
答:完全不合适。如上所述,即使是诗词本身,格律规定也只适用于近体诗,不适用于其他诗词体裁,当然更不适用于其它形式或性质的韵文。比如说,很多佛教经文或道教经文都以工整的韵文形式写出,但其本身是经文,不是诗歌,更不是格律诗,所以不受近体诗的声律和韵律的限制,人们也不应以近体诗的格律要求去点评或赏析那些经文。又如我们去寺庙求签,签上的语句都采用韵文形式,但它们不是格律诗。再如,很多武术套路的歌诀和拳经都以类似诗歌的韵文表达,但它们本身也不是格律诗,同样不适合以近体诗的声律韵律去衡量。
2012年1月1日
(由伐木丁丁博客转载)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4/12/12 06:52:55 PM
自隋唐以来,传统诗词都是依传统声律韵律创作的。 所有唐宋元明清的诗词读起来都不觉得别扭。相反,目前那些不按传统诗韵去写的古诗或格律诗读起来才真正别扭。这里有一个学习、适应和习惯的过程。
子正
   04/12/12 08:10:08 AM
其实,绝大部分的唐诗,按现今的读音依旧是押韵的。语音的变化,总的来说,也是局部的。唐宋,代表着中华文化的最鼎盛成果,在新的基点上回归正统,应该是最正确的选择。很多时候,其实是没有习惯正统,读多了,慢慢就习惯了,随着习惯了古韵,再看现代的东西,反而觉得不是味道了。
晓凌
   04/09/12 06:44:41 PM
那首《文友赞》略有改动,烦请指点。
游客
   04/09/12 12:44:44 AM
虽然符合平水韵,但读起来毕竟别扭。要不别扭,韵只能越来越窄,格律诗越来越难做。 呵呵我也有同感啊!
游客
   04/08/12 01:55:02 PM
随着语音的变化,押韵变成不押韵了,明代就有了“该死十三元”的说法,虽然符合平水韵,但读起来毕竟别扭。要不别扭,韵只能越来越窄,格律诗越来越难做。
晓凌
   04/04/12 09:41:55 AM
刚看了这首诗后的留言。这样改过之后,诗的意境悠然而高远,当然很好了,但如若去大纪元投稿,作者只能是子正,而不是晓凌,呵呵。这几句诗就当是子正的唱和之作吧。
子正
   04/03/12 08:20:31 PM
据你的诗意,我改写了一下,看看是否合适。 南山空濛淡菊开世间荣辱不萦怀浪高难阻归帆志云上隐然见莲台
晓凌
   04/03/12 07:51:51 PM
子正,你有空看看我那首《赠碧宇(之二)》,最后一句你觉得怎样?好像感觉有些不妥,帮我修改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