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子正]首页 
博客分类  >  心灵细语
子正  >  飛鴻雪痕
风雨中的圣莲

39914
题记:
莲花,乃佛国圣花。此花慈悲圣洁,挺秀美华,通体散发润泽辉光,消融败物杂质,包容净化万品。天上人间,生灵得遇此花,正念一显,则去恶向善,返本升华。
 
1989年,黑龙江伊春的秦家降生一女婴,父母为其取名曰“秦荣倩”,冀其莲荣照水,倩姿芳洁。
十岁前,父亲秦月明经营个体生意,母亲王秀青贤惠持家,秦荣倩与妹妹秦海龙聪慧乖巧,一家人过着幸福祥和的生活。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1999年7月,在这个被古老预言称作“恐怖大王从天而落”的月份,中共与江泽民发动了对上亿的法轮功修炼者的疯狂迫害,从此以后,这个修炼真善忍的秦家和亿万修炼者一样,被连宵的风雨裹挟着艰难的走过了十三年。
如今,秦荣倩已出落为一位23岁的美丽女孩,而这个本应幸福美满的秦家,却已家破人亡,处境悲惨。父亲秦月明被中共的监狱虐杀了,母亲和妹妹因为申冤又被中共绑架劳教。面对家徒四壁的秦家和风烛残年的祖父母,想着冤死的父亲和身陷囹圄的母亲和妹妹,秦荣倩夙夜凄苦难当。她不仅要打工维生,还要照顾祖父母,还要替父申冤,还要为救出母亲和妹妹而四处奔波。
如此艰难悲惨的境遇并没有让秦荣倩低头退缩,持续疯狂的迫害也没有让秦荣倩愤世嫉俗。风雨中,秦荣倩反而愈发变得善良、真诚、坚强和宽容。
十三年来,亿万法轮功修炼者在被迫害中慈悲的讲着真相,他们犹如亿万朵莲花开放在十恶毒世的中土大地上。秦荣倩,是这亿万朵莲花中普通的一朵。这朵莲花的开放,历经了从童年到少年再到青年的全过程,而伴随始终的,是持续暴虐的风雨摧残和无时不在的上天的的呵护。
从1999年7月20日起,秦家都是在风雨飘摇中度日。那年,秦荣倩10岁,妹妹秦海龙8岁。秦荣倩回忆说,这些年来,全家相聚的日子只有半年时间,爸爸几乎都是在监狱中受迫害,妈妈也经常被绑架劳教、洗脑,家中多半是年幼的姐妹俩与年迈的祖父母相依为命。
2002年,父亲被枉判十年冤狱,母亲王秀青也被枉判二年劳教,一个幸福家庭从此破碎了。
13岁的秦荣倩被上门搜查的警察暴打后抓走,留下11岁的妹妹在家里嗷嗷大哭。乡亲们抹泪之余,只能送点吃的照顾这个可怜的孩子。1个月后秦荣倩被放回来,两个姊妹相依为命,饱受世间炎凉。
两年后母亲回来,娘仨依旧过着艰难的生活,虽然秦荣倩姐妹还未成年,她们也和妈妈一起打工谋生,还要从牙缝里存钱供奉老人和看望爸爸。
瘦小的秦荣倩常常脖子上挂着一个大毛巾,拉着比她大好多倍的板车,艰难的走在路上。善良的人们看到这一幕,禁不住流下同情和心酸的泪水。
秦荣倩说:“日子虽苦,我们学会了面对痛苦,自我疗伤,默默期盼父亲早日回到我们身边,为我娘仨撑起一片天!”
在秦荣倩眼里,修炼真善忍的父亲真诚善良,是好人中的好人。
从前,她家旁边那段路坑洼不平,下雨时泥泞难行,过往行人都会沾满泥巴且经常倒在水里。父亲秦月明起早贪黑取土修路,将长100多米宽4米的路垫平了,感动了周围的乡亲,他们把这段路称作“法轮功路”。
父亲含冤入狱后,日子非常艰苦,每月生活费只8元,但他在2008年汶川地震时却一下拿出40元捐助灾区。
在父亲的感染下,年幼的秦荣倩也走入了真善忍的修炼。在父亲不在身边的艰难岁月里,秦荣倩十分想念父亲,每日都在计算父亲出狱的日子,内心充满了合家团圆的渴望。
 2011年2月26日,在这个离父亲“刑满释放”还剩1年的日子,却突然传来噩耗:父亲在监狱去世了。这个消息对秦家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在去监狱的路上,秦荣倩还在幻想着,也许这一切都不是真的。然而,当看到伤痕累累的父亲的遗体时,秦荣倩母女一下就崩溃了。
监狱说,秦月明是“心脏病猝死”。然而,遗体上累累的伤痕表明,秦月明生前遭受了非人的折磨。知情的犯人和有良心的狱警告诉秦荣倩,为迫使秦月明放弃信仰,警察对他施用了常人无法承受的“上绳”、“浇冷水”和“毒打”等酷刑折磨。为抵制酷刑迫害,秦月明绝食抗议,监狱方强行将其拖到厕所野蛮灌食,把灌食管插进了秦月明的肺部,秦月明在经过一晚的痛苦挣扎后身亡。
秦荣倩母女要监狱给个说法,但狱方百般抵赖并辱骂恐吓,将母女仨赶出了监狱。
从此,秦荣倩母女开始四处上访申冤,他们不停地奔波于监狱、检察院、人大、政法委、信访办、司法厅、监狱管理局等各部门,要求澄清秦月明的真实死因。为阻止秦荣倩母女讨说法,当局竟然编造理由将秦荣倩母亲和妹妹绑架后判处劳教。
孤身一人的秦荣倩忍痛抹去悲伤的泪水,不驻足的奔走于为爸爸昭雪、为妈妈和妹妹申冤的道路上……过程中的艰辛和酸楚难以言表,而当局的各种骚扰、恐吓和打压,更是如影随形。为迫使秦荣倩知难而退,公安甚至将秦荣倩绑在老虎凳上七个小时,当从老虎凳上下来时,秦荣倩的棉裤都被鲜血浸透了。
秦月明被迫害致死案震惊了乡亲。2012年6月,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秦荣倩手持《喊冤昭雪书》走上街头征签,寻求支持。短短半个多月时间,超过15,000名民众在昭雪书上签名并按下手印,支持秦荣倩为父母和妹妹讨公道,谴责中共暴行,很多善良的民众表示,愿意给秦荣倩提供帮助。
众多民众觉醒后的真实人心巨变,给予了秦荣倩极大的温暖和鼓舞。
当局对秦荣倩的申诉一如既往的推诿、搪塞和耍流氓。在各种正义力量的压力下,黑龙江高院终于受理了秦荣倩的申诉,却不让律师阅卷、不开庭审理、不做解剖尸检,主审法官王滨红还暗示家属与狱方私了。2012年7月5日至6日,秦荣倩和律师携带15000名民众签名按手印的《喊冤昭雪书》和申诉文件,一起来到北京高检、高法和人大信访局,投诉黑龙江省高院不作为的违法行为。一路上,他们遭遇便衣的跟踪骚扰,三个中共最高的法律衙门则用一致的荒唐借口推诿和搪塞,拒绝受理。
对于这样的结果,秦荣倩早有心理准备。但是,秦荣倩并不气馁,她表示,会继续为父申冤,继续为妈妈和妹妹早日获得自由而奔走。
秦月明案引起了海外政府机构、国际组织的高度关注。国际大赦将秦月明被迫害致死和营救秦月明的妻女作为重点案例追踪和营救。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表示:“所有迫害死秦月明的凶手,一个都别想跑掉,无论跑到哪里,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一定要追查到底。”
多位欧美政要挺身而出,支持秦荣倩母女向中共讨公道。
国内外正义力量的支持让秦荣倩感动莫名。而最让秦荣倩欣慰的是,在中共全力抹黑和迫害法轮功十三年后,民众已普遍觉醒,勇敢的对中共说不,连狱警也按上了正义的红手印。
 2012年8月3日,秦荣倩再次去劳教所探视母亲和妹妹,劳教所以必须签署邪恶的“帮教协议”才能接见相威胁,并赶她走。在场的其他法轮功弟子的家属都被迫签了字,但秦荣倩不为所动,她慈悲的向警察讲述真相,说明自己作为法轮功弟子,决对不会在这样的帮教协议上签字。秦荣倩的慈悲和坚持,最终化解了邪恶的迫害,赢得了堂堂正正看望母亲和妹妹的权利。
秦荣倩说:“我只想让爸爸死的明明白白;我只想让身陷冤狱的妈妈和妹妹回到我身边,我想有个家,一个虽已永不再完整的家。但我相信,我的坚持会让千千万万遭受残酷迫害的中国人看到希望,会使悲剧不再在其他的家庭中重演。”
秦荣倩的心声让人们感叹万千。中共对法轮功的持续迫害,让多少修心向善的民众死的不明不白,又让多少个家庭妻离子散和家破人亡呢?上亿的修炼者直接受到迫害,而他们的亲人被诛连着承受迫害的也是几亿,再加上这些修炼者所在的单位、社区以及其它有关连的组织和个人受到的诛连,可以说,这场迫害几乎裹挟了全部人,他们要么直接和间接的被迫害,要么被迫参与这场迫害。而秦荣倩在承受苦难中的坚持,则抑制和消减了迫害的气焰,打动了成千上万的人心。
虽然风雨仍在继续,但秦荣倩对前景却充满信心。她说:“‘真、善、忍’—普世的价值标准将引领着我们坚定地走过这漫漫长夜,迎来第一道黎明的曙光。”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子正
   08/30/12 08:47:23 AM
谢谢晓凌提醒,已投明慧、正见。
晓凌
   08/30/12 02:18:00 AM
这篇文章准备什么时候投稿啊?像这类文章也是有时效性的,我觉得应尽快处理、发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