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子正]首页 

子正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子正  >  談古說今
习近平对决江黔驴

49763

 习近平对决江黔驴

/子正
黔驴之技有二,一曰鸣,二曰蹄。其鸣也,似声色俱厉,实色厉内荏;其蹄也,似怒发跳腾,实心虚力懈。虎一旦洞悉其底,则喜不自胜,随即“跳踉大㘎,断其喉,尽其肉,乃去。”
观今中国之势,习江之斗犹如虎驴之争。习高喊打虎,实打驴也。
江氏之类所以庞者,以其与共党联体也。党号为七千万众,然与党同体异心者十之八九;与党同心同体者,无非血债帮之属,实少寡也。是故,江党之庞,实外强中干,外大内虚也,颇类黔之驴。
自李东生被拿下,世人谓习颇有虎之明。何以谓之?李氏横跨党宣与政法权柄,党宣主鸣叫以唬人,政法主蹄之以伤人。习抓一李氏,则黔驴之技既全废矣,习之明可知也。
习之抓李氏,江党甚恐;控周永康秘而不宣,江党几已乱营矣。故江党近来所出之技,于穷黜外更加绝望也。
江党效黔驴之鸣有三,一曰捆绑,二曰切割,三曰鱼死网破。
陈光标纽约炒作自焚伪案,乃江党之一鸣也,可惜鸣之甚衰甚丑,众深厌之。
天下人皆知,天安门自焚乃江党自导自演之丑剧,旨在嫁祸抹黑法轮功。且,致数百万修炼者无辜殒命并活摘数万修炼者器官之滔天恶行,乃江氏血债帮与中共狼狈为奸所为,习之属并未主动参与。江党于真相大白天下之际再炒自焚伪案以捆绑习,实乃词穷技穷也。
江氏借亲媒向习示好求与周永康切割,乃江党之二鸣也,此鸣乃哀鸣,甚是无耻阴毒加绝望。
江、曾、周、薄之流,乃一线之蚂蚱,薄败则周危,周危则曾险,曾险则江灭,江灭则中共亡。江氏自知罪责难逃,终日忐忑不安,又见周氏危殆,愈加恐惧莫名,热昏之际,卑辞媚习,市其无耻;断臂弃周,显其阴毒;明知媚习切周无效而为之,乃绝望中乞万一之侥幸也。
江党借离岸资金丑闻恐吓习,以“鱼死网破”相胁迫,乃江党之三鸣也。然则,贪腐乃党所共有,习江皆不得以贪腐致对方死命,故江党此鸣乃干鸣、白鸣也。且,鱼者,江党也;网者,中共也。若习果敢弃党自救,则既非鱼亦非网也,乃渔者也,鱼死网破,实江党死中共破也。江党以鱼死网破相胁迫,不亦谬乎!
然则,习若不能与党切割,必有鱼死网破之忧。江党侥幸者,正在此尔。
江党效黔驴之蹄,有二,一曰杀戮恐吓,二曰经济恐慌。
当初,江氏推习上位实属无奈,盖因其时薄熙来难敌团派,故暂以习站位,再谋废习以薄代之,可惜中途被王立军踹馆爆破,江党自此一泻千里。
为挽颓势,江党曾三次谋刺习,未果。后,习地位日稳,江党以刺习难成,转而借屠杀平民以制造恐怖,冀望乱中渔利。香港报人被砍及昆明暴恐血案,即江党实施之暴恐行为。然则,此等作为,实下三滥手法,犹如黔驴蹄虎,徒示人以技穷与内怯也。
除杀戮暴恐外,江党亦用其把控之大型国企与习对决,冀望以经济恐慌撼动习政权。
然,此举亦将以习之愤怒回击反伤江党自身,加速江党之崩溃也。
以实观之,在权力殆尽、罪恶曝光与众叛亲离之大势下,江党可以施展者,不过黔驴之鸣蹄二技也。诚如智者所言,向不出其技,人且疑畏之;今出其技,人谓“技止此耳!”
然则,江党之与向者黔驴之别者,在于其至阴至毒也。其鸣也,声固难唬人,然其阴毒,可致人心窍迷失也;其蹄也,固难伤人根本,然其阴毒,触之亦可腐体蚀骨也。是故,江党虽效黔驴之斗,若习犹豫迁延,舍生命之本而求保党之末,亦难免被黔驴之鸣、蹄所伤;或为形势板荡而成就江党鱼死网破之计。
存亡之际,间不容发,此乃智者所重所慎者也。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