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子正]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子正  >  飛鴻雪痕
贫贱者的骄傲

73778

 

  田子方是魏文王的老师,德高识雅。

  那时正当春秋战国,各诸侯国争相招揽高人以求图强,田子方因此颇受诸侯尊重。

一日,文候太子乘宝马香车驰行,见田子方乘敞鄙车过来,便下车道旁恭谨行礼。田子方只在车上答礼后便即离去。

太子望着田子方的背影说道:咦!是富贵的人可以骄傲还是贫贱的人可以骄傲呢?!

须臾,田子方回来,说道:当然是贫贱的人可以骄傲了!

太子见说,便请田子方说明理由。

田子方说,诸侯如果骄傲,就可能失去国家;大夫如果骄傲,就可能失去家族。吾等贫贱人没啥可失去的,不行就换个地方呆着,难道不是贫贱之人才可以骄傲么?!

太子听毕,越加恭敬受教。田子方于是扬尘而去。

初读此故事,只觉得田子方毕竟机变百出,应对迅捷,着实把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道理说的浅显透彻。但再仔细一琢磨,更觉得这故事还有隐含着的深意。

其一、田子方所以对太子倨傲,是因为太子奢侈张扬不合圣人对储君的标准,不值得高人尊敬。

其二、田子方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刺激到太子,从而便于顺势给予教诲。

其三,田子方教诲太子不以仁义道德而以利害说之,说明田子方把准了太子的心性处在利益层面,因此,一说就通。

其四,田子方对太子的性情把握的不差分毫:太子是那种悟性尚可但需要磨砺提点才可成器的人。

如果太子悟性果真奇高,其作为自会获得高人尊敬。既然高人不那么尊敬自己,太子悟性要是高点,就会反求诸己,看看自己有什么缺陷和错误而得不到要人的尊敬。太子不仅没有反省自己,反而发出是富贵者可以骄傲还是贫贱者可以骄傲的牢骚来,那潜意思是说富贵者天然的可以骄傲,这就显得很浅薄了。

但毕竟太子也有分寸,不像一般的纨绔子弟仗势耍横,还是可以教导的。

这说明太子的悟性在中间偏上的层次,这样境界的人,仅仅靠态度是不能促其提高的,只有先刺激再因势利导方有奇效。于是,才有了田子方与太子这路遇的趣闻。

当然,并不是说贫贱者就应该骄傲,田子方也绝不是这样意思,因为田子方说这话是针对太子的,作为大儒,践行的是孔子的因材施教的原则。如果换个人,田子方或许就不会这样说了。

田子方骄傲的,是自己的德行和见识,切合着上天鼓励人重德重才的大道,这是比任何富贵都要宝贵的财富,足以傲视权贵。

如果贫贱者由此而把骄傲当做自我开脱和安慰的说辞,那就是蠢到家了。贫贱者是因为前世做的好事不多而带来的果报,这世如果不恭谨并努力付出,那就不只是贫贱而已,可能付出的是生命。

贫贱者可以有傲骨,但绝不能有傲气。

傲骨,让贫贱者靠自身努力付出而非靠攀援富贵者而改变命运;傲气,让贫贱者在恨人有、笑人无的双重夹击下扭曲挣扎,从而越来越贫贱。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